13

《Wired》杂志2012年2月文章精选

作者: lispython 分类:每日关注   阅读:7,220 次 添加评论

请个机器人司机——自动驾驶汽车的未来

2010年,《纽约时报》报道Google成立了一支自动驾驶汽车(self-driving car)车队。这消息令外界震惊不已,而新闻中的这些汽车则被惊叹为陆地人造卫星。时至今日,这些自动驾驶汽车已在车顶装上了激光头,就像装上摄像头的Street View汽车一样,在圣弗朗西斯科湾地区混了个脸熟。

Google不是第一家将无人驾驶汽车送上公路的公司,实际上,几乎每一家传统汽车制造商都在开发自己的自动驾驶车型,硅谷挤满了挑战这一新事物的研发团队。尽管各种质疑亦步亦趋地尾随着Google等制造商的理想,但在Google试图创造出能开车的计算机的同时,汽车厂商也在努力让自己的汽车开起来更像计算机。他们希望自己的自驾驶机器最终具有这样一些装备:雷达、车道保持、LIDAR激光雷达、红外摄像头、立体影像、GPS/惯性测量、车轮感应器。

驾驶员则从手动把握方向盘走向“网络驾驶”,一系列电脉冲取代方向盘与轮胎的机械联动,不再使用纸制地图,而是求助数字导航,超声波传感器让司机不再受平行泊车的困扰……随着这些技术的实现和日益强大,司机们必须进入一个新世界,曾经不可或缺的方向盘、刹车、油门都将离开他们的掌握。不过,各种担忧也会随之而来。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法律前景尚未明朗,除了官方态度,还有一些深层次的法律问题。人们可能对各种问题提起诉讼,比如原本设计用来保护乘客的功能实际上没有发挥作用。不过,最麻烦的还在于社会和文化方面。我们是否要让出方向盘呢?汽车代表自由,代表个性,转动车钥匙所蕴含的自由和能力正如《兔子快跑》中所云:“在晚上,在早晨,在中午,开过草地,开向沙滩,脱掉鞋子,偎着墨西哥湾沉沉睡去。”

不管是Google还是奥迪,不管是连接了英特网还是用上了Facebook,说到自动驾驶车辆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还需拭目以待。

清洁能源技术为何盛极而衰

1995年,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硅基太阳能模块有40%以上为美国制造,如今这个数字下降到了6%。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美国至少有8家太阳能产品制造商厂关门大吉,美国制造业有3000份工作消弥于无形,其中1100份工作随着2011年9月破产的太阳能巨头Solyndra灰飞烟灭。中国如今占据全球光伏产量的半壁江山,中国制造比美国制造便宜20%以上。风力发电也同样遭受重创,风力涡轮机当前的成本难以与燃气发电抗衡,从中国大量涌入的太阳能发电板愈发使这种绿色能源黯然失色。美国的清洁能源已经盛极而衰。

当年,当风险投资大量涌入清洁技术产业时,有人这样分析投资者的心态:“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改革家看到清洁技术产业留住了资金,就能看见越来越多的人为这个行业提供解决方案和业务。资金通过良性循环进入清洁技术产业,企业家则冲着这个产业中积聚的资金而来。”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曾经由2005年的17.5亿美元攀升至2008年的41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将硅成本从2004年的50美元/千克推高至2008年的300美元/千克。面对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利润损失,面对长达10年以上的投资期,投资者萌生去意。2008年的风险投资还有41亿美元,到2009年下降到25亿,再加上中国如日中天的太阳能产业以及一些技术现实,终于促成了清洁技术泡沫的破灭,其中以太阳能产业受伤最为惨烈,其他如风能、生物燃料、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也有所波及。清洁技术泡沫如同互联网泡沫一般,其来也猛烈,其倒也颓然,尽管美国政府在2009年下半年至2011年下半年总计投入445亿美元试图力挽狂澜,然而依旧无力回天。浮云过后,留下的是依然对石油原料极为依赖的传统能源架构。

然而,还是如同互联网泡沫一样,破灭并不意味着消亡,清洁技术的契机仍然存在——电动汽车、家庭和办公室用户、更先进的软件技术、纳税人仍在继续缴纳税金,这就是未来清洁技术的契机。

高能等离子体将垃圾变废为宝

从2011年11月开始,美国俄勒冈州阿灵顿郡的Columbia Ridge垃圾填埋场增加了一处设施,运往这里的垃圾将不再只有被填埋的命运,而是等待进行某种特殊的处理——一种可以让我们对 “垃圾”进行重新定义的处理。这一设施代表垃圾处理技术朝着彻底简化迈进了一大步,它使用等离子气化技术,将垃圾转化为燃料,却不产生排放物。换句话说,这是解决废物问题的无瑕方案。

垃圾中确实有宝藏,可是打开宝库需要钥匙—俄勒冈州这所垃圾处理设施正是为开发垃圾的价值而设计。启动之初,它被称为S4能源解决方案,S4(the 4th state)的意思是物质的第四种状态——等离子态。这是美国第一家使用等离子气化技术将市政垃圾转化为气体产品的商用设施,所产生的氧气、一氧化碳可作为燃料燃烧或售往工业领域发挥其他作用。

其处理过程是:运往该设施的生活垃圾进行粉碎,通过运输机运往一个大型料罐的顶部,进入高达1500度的高炉,在此与氧气和蒸汽混合 ,进行化学反应,使75%~85%的废物气化,转化为气体混合物,称为合成气。合成气通过管道排出系统,进行分离,其余物质化学成分不变,下降到另一个大小约等于大众甲壳虫汽车的反应罐。

与这个反应罐相比,上面一个高炉只算得上温和。两组电子朝着反应罐中部冲去,形成一道电弧,在18000度的高温下几乎像闪电一样灼热。这种强烈、持续的能量变得如此灼热,将材料转化为构成物质的原子。这种反应在2700度以上进行,意味着不会发生焚化,而是发生无排放物的分子解构(少量残余废物进入反应罐底部,落入熔化的玻璃,随后硬化,成为镶块)。之所以发生这种科幻般的转化,是因为垃圾被物质的第四种状态——等离子体撞开了。等离子体像气体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但由于温度极高,使某些原子发生电离,因此具有导电性,于是就有了与气体截然不同的表现。

等离子气化技术具有能源密集与资金密集的特点,现在也许只有S4创立人Jeff Surma最终有了实用的解决办法,未来的路还很长。

 

(感谢译者李芳支持)

本文选自《程序员》杂志2012年03期,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03期杂志

《程序员》2012年杂志订阅送好礼活动火热进行中

转播到腾讯微博

----->立刻申请加入《程序员》杂志读者俱乐部,与杂志编辑直接交流,参与选题,优先投稿

One Response to “《Wired》杂志2012年2月文章精选”

  1. 中华小吃光盘 说道:

    博文写得很好,希望能和交朋友。

请评论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京ICP备0606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