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我是在香港土生土长、现于上海工作的游戏程序员。有曰人生如戏,当代若说人生如游戏或更有共鸣。然而,我们是这游戏的玩家而不是设计师,世事往往并非各遂其愿,却又带来无尽惊喜。游戏中与其以赚取货币提升等级为目标,不如享受过程,尽兴而归。适逢其会,有缘和大家分享我的成长点滴。

童年玩意

我生于1977年英国殖民时代的香港。家境并不富裕,童年羡慕其他小朋友拥有许多玩具,曾经想过将来要做玩具设计师,现在做游戏编程,也许也不差太远。当年缺乏玩具,就找到些不花钱的玩意儿,例如折纸。从小父母每周带我去借阅图书,包括折纸书籍。回想起来,我怀疑幼年的我是从折纸中学到如何阅读说明去自我学习的,并且尝试做事情以完美为目标。那时候我的技术还不错,例如可以用一张正方形纸,不用粘贴折九只头尾相连的鹤。当然,单单按照说明来执行并不太有趣,后来便学会设计纸模型。首先是做些长方体、锥体之类,记得有一次按书用纸做足球形的截角20面体,被同学取笑说足球应该是圆的。设计了一些规则的几何体之后,就可以设计一些不规则形状的,例如一辆跑车。由于要在纸上画设计图,也学会了一些作图法,后来也学习了建筑设计的透视技法。大约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父母让我参加了校内开办的电脑兴趣班。课程之初,是通过教育软件去学一些电脑知识(用BBC Micro),之后再慢慢加入一点BASIC编程内容。不过我最喜欢的,都是课堂结束前的电脑游戏时间。

小学四年级,我当上了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有一天馆里送来一台Apple IIe,听说是一家公司换IBM PC而留给学校的。那台没软盘没录音机的Apple IIe,只能用来编写BASIC程序,不能玩游戏。当时心里传来一道声音——

“想玩游戏?自己写啊!”

我借来一堆Apple IIe书籍,阅读、上机编程,把午休和放学后的时间都用上了。课上和晚上,还会把程序写在纸上,在脑海中运行程序。那时候写的程序,主要围绕游戏和图形。记得曾经在Apple上重写BBC Micro上玩的“撞砖”游戏,从中学到了一点游戏模拟技巧,后来还学习了一点6502汇编。在学习的过程中,我意识到编程的世界是虚拟的、完美的,不像机械或电子等物理系统有许多限制,几乎凡是想得到的事情都能用编程实现,并且能完全自动化地执行。这让我感到,编程本身,比使用软件的乐趣要大得多。

初试啼声

从小学升上中学,1990年的暑假我终于获得人生第一台电脑——一台二手的286。那个暑假我躲在家中,使用GW-BASIC继续编程。286可以存档,意味着可以写更大型的程序。规模越大,更让我认识到BASIC语言在编程上的局限。尽管如此,当时仍然很快乐地编写了不同类型的程序:图形、音乐、游戏。通过阅读书籍,我还学会了画不同的二维图形,包括曲线、分形(fractal)、简单的三维渲染等。

在升中二的那年暑假,我就开始转为学习C语言。DOS对许多设备都没有直接支持,不同的设备甚至连标准的接口都没有。所以那时编程,还必须学一些x86汇编知识,以及使用不同设备的底层技术。 阅读全文 »

标签:
阅读:44,757 次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京ICP备0606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