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走进武汉“光谷”软件园

 记者:周至   文:常政

仅从软件园的名字看,武汉人隐隐流露出欲成为中国硅谷的雄心。当然他们把它称为“光谷”,并用一种迎合中国民俗心理的方式来解读——智慧之光,财富之谷。作为楚文化的中心,用那句著名的谚语“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来理解武汉人并不牵强。“九头鸟”,给人的直接印象是聪明绝顶,这对于需要头脑和智慧的软件行业,再合适不过了。但令人奇怪的是,改革开放以来,武汉并没有产生举足轻重影响力的IT企业,宛如阿里巴巴对于杭州那样。这也许同样可以用“九头鸟”蕴涵的消极特性来解释,即武汉人喜各自为战,不擅整合彼此资源。从这个意义讲,以协调、整合资源为核心的软件园战略,对于武汉发展自己的IT产业,再合适不过了。武汉人评价他们的“光谷”软件园,就是一个孵化器:通过投入各种基础设施、资本和政策保障,孵化出一批批的技术成果、明星企业。

那么,这个孵化器具体如何运作呢?武汉各大企业正经历怎样的蜕变,他们可能对中国软件产业未来的发展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为此,《程序员》杂志记者组奔赴武汉光谷软件园。 阅读全文 »

标签:
阅读:7,988 次
07

为了能够让读者更为全面、深入地了解全国各地软件园区的发展状况、特色以及优势,《程序员》杂志近期将走访全国各地具有特色的软件园区,并进行具有深度的报道。目前,本刊记者已经分别走访了秦皇岛软件园和天津软件园,并即将赶赴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软件园),对该园区的负责人、园区特色企业及部分开发者进行采访。

本次报道的预期受访人员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副主任夏亚民博士;武汉开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耿标;武汉中地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文;武汉思远教育集团副总裁文珠穆;武汉力龙数码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秦林勇等。

欢迎武汉更多的企业和其他软件园与本刊联系:editor@csdn.net

标签:
阅读:6,576 次
03

——走进天津软件园

记者/孟迎霞  周至   文/常政

中国软件,如何实现“大国崛起”?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的软件业尽管经历了超常规的发展速度,但未来并不清晰,因为与西方强国相比,中国软件现正面临:自主创新落后、高端人才缺失、管理模式落后、产业化举步维艰等不一而足的问题。这些问题导致中国软件始终被困于世界产业链的下游。不过,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无数仁人志士已经针对上述问题“未雨绸缪”,并展开一系列的实践和探索。这些行动中,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软件园的建设,不仅在于它们已初具规模,而且在于它们对于中国软件业的重要价值,开始初见端倪,并有望成为推动中国软件业腾飞的一个支点。

那么这些软件园有哪些特色,对于中国软件具体意味着什么呢?为此,《程序员》杂志决定近期启动针对全国软件园的系列报道。众所周知,中国名列前茅的软件园主要分布在上海、北京、大连等地,但最近一则新闻报道令天津软件园渐入人们的视野,报道称正在建设的天津软件园三期工程中,将打造多项全国第一,如将诞生中国最高的大厦、首个高端品牌聚集区等。倾注的设施投入如此之巨大,不禁令业内人士好奇:天津软件园,正酝酿着一幅什么样的图景呢?为此《程序员》记者决定奔赴天津软件园(位于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出乎意料之外,在天津海泰咨询公司马俊勇部长的推动下,只经过短短一天半,居然替我们联络到园区领导以及5家企业的采访,如此高的办事效率,使我们有理由对天津高新区有更多的期待。

软件与民生一体化

关于天津软件园的概况,据其官方网站资料:它于1998年成立,先后被授予 “天津市软件产业基地”、“国家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国家863软件专业孵化器”和“国家软件出口基地”。现有占地面积550亩,建筑面积45万平方米。包括软件企业孵化区、软件出口基地、软件人才培训基地、综合服务区和产业发展区。

天津软件园管理中心主任王素梅女士向记者回忆了建设软件园的背景,她说:“从大的层面看,由于中国较低的人力资源成本和良好的IT产业支撑环境,近几年全球IT产业正向中国转移。这使得国家看到了发展软件服务业的重要价值:比如解决就业问题;软件服务业能规避制造业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软件服务贸易规避货物贸易的反倾销问题等。”毫无疑问,政府对发展软件服务业的重视,使得天津软件园迎来了高速发展的契机。据王素梅介绍,目前正在建设的软件园三期工程,将给园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和一期二期侧重办公楼、厂房建设不同,占地面积3.08平方公里的三期工程,包括产业发展区、配套服务区、城市主题公园等主题部分。该项目的目标是,在5年内建成高水平的国家级软件与服务外包示范区,实现产值超千亿元,安排10万人就业。

从三期的规划看,其最大的特色,是它将成为一个能自主循环的,集“软件、经济、生活”与一体的生态区域。这一点,从该项目宣称的多项“全国第一”中,得到了集中体现:如配套服务区内正在建设的中银117层大厦为目前国内在建的最高建筑(主体建筑高达600米),建成后将汇聚大量国际顶级金融机构,为产业发展提供坚实后盾。此外,园区还将建设全国首个“百老汇”、全国跨度最大的“双子座”跨公路大厦、全国首个马球场、全国首个高端品牌聚集区等。可以预见,这样的工作与生活环境在国内将是首屈一指的。尽管工程还没有全部竣工,但软件园的投资环境和潜力已经被业界看好,在近期中国外包网评选的“中国服务外包最佳园区TOP10”榜单中,高新区软件园名列第七。

京畿之魅

当然吸引无数IT创业、就业人员来到天津软件园,不仅是其硬件设施,它在政策、制度上的“软投入”,甚至天津本土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环境,都是大家考虑的要素。政府方面,其出台的《天津新技术产业园区加快软件与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鼓励办法 》,规定高新区自2008年起5年内,每年安排2亿元资金,重点支持软件与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包括软件产品及服务、软件和服务外包、动漫及数字内容、IC设计等。同时在《天津高新区加快动漫产业发展的鼓励办法》中,政府每年的扶植资金是5000万。

王素梅强调,除了国家针对软件服务外包、动漫等产业的一系列优惠外,对于内资企业的科技创新,会享受到外资无法享受的重要支持。当然在精明的创业者们眼里,这仅是吸引他们的一部分因素,毕竟各地软件园的政策优惠均大同小异。南开创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创业者们来自北京,副总经理李春兰女士回忆了当时公司高层们决策是否来天津的情形,她说:“众所周知,天津由于距离北京太近,优惠政策、资源往往被北京捷足先登,所以发展相对缓慢,但恰恰因为如此,穷则思变,天津要发展,要突破的信念会更加强烈,使得他们的各种支持工作会更加落到实处。”而天津天地伟业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戴林,则是从天津城市本身的地理文化特性,来看待这个问题,他说:“天津的规模相对其他城市较小,所以市政府专门成立了软件园,提供了诸多集中而优惠的政策,为企业的发展铺平道路;其次,天津软件园具有很强的人才优势,边临大学城以及天津大学、南开大学等一大批高等学府,对招募人才提供了很大便利条件;第三,天津人相对保守,而软件企业往往需要长期的积累,所以在天津开公司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氛围。”当然对于外资企业,软件园也不乏诱惑,比如大宇宙信息创造(中国)有限公司,其副总经理姜志义认为,除了交通和人力成本因素,吸引他们的,是天津作为一个港口城市不可估量的国际化潜力。

就这样,天津独特的软、硬环境,不断吸引着创业者们,随之而来的是技术、产品、人才。据统计,2008年高新区软件和信息服务业销售收入103亿元,其中软件收入达52亿;出口创汇额1.47亿美元;从业人员2.3万人。目前,据王素梅介绍,园内已逐渐划分出5大特色领域:高性能计算机、信息安全软件、软件服务外包、动漫游戏、安防监控软件。王素梅表示,数据存储、国际IDC中心建设等,同样将是园区未来扶植的重点。

(本文全文刊载于2009年7月《程序员》杂志中)

标签:
阅读:6,355 次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京ICP备0606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