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Facebook是全球第一大社交网站。建站之初,几位年轻的创始人曾彼此承诺要同甘共苦,有福同享,但是随着网站的壮大,金钱、名气和美女纷至沓来,他们开始四分五裂,演出一场名利场悲喜剧。美国双日出版社7月14日出版的新书《意外成为亿万富翁》讲述了这个“关于性、金钱、天才和背叛的故事”,《白宫风云》编剧亚伦·索肯准备将其改编为剧本,由《搏击俱乐部》导演大卫·芬奇拍成电影。

孩子们高高跃起,划过空气,扑通跳进游泳池里。溅出的水花打湿了池边放着的烧烤架和桌子。如果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和朋友们不是在睡觉、吃饭或在这个泳池戏水,那他们肯定就在电脑旁,编写程序,为Facebook添加各种小插件。

这是2004年暑假,刚刚几个月前,马克在哈佛的宿舍里创建了Facebook。现在他和他的小小程序员团队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幽静郊区的一处套房,以便离硅谷更近些。

这房子超大号的客厅被他们弄得既像大学宿舍,又像工程师的实验室。每天24小时,任何时候,都有人凝坐于某座台机或手提电脑前。这些电脑散乱分布于房间各个位置,满地都是连接线,乍看上去宛如外星人飞船的操控室。他们还在房间里摆了一些白板,上面用彩色水笔横七竖八、密密麻麻写满了外人看不懂的计算机编码。而地板上东一个西一个地扔着比萨饼包装盒和啤酒罐。背景音乐夹杂着硬摇滚和一些另类音乐。

西恩·帕克此刻正睡在角落的一张垫子上,他大部分家当都放在包里,没有拿出来,因为摆不下。他是音乐分享网站Napster创始人之一,应马克之邀来到加利福尼亚,两人迅速成为最好的朋友。这一年他24岁,只比马克和其他伙伴大四岁,但已经在硅谷新一轮潮涨潮落中遨游了五六年。

在西恩看来,这间新成立的公司有种奇妙的兄弟会感觉。“兄弟”之一厄杜阿多·萨弗林(EduardoSaverin)这会儿不在,他是马克在哈佛的大学同学,也是Facebook创始人之一。据马克说,当初是厄杜阿多筹了1000美元,替Facebook买下第一个网络服务器,而且一直到现在,都是厄杜阿多拿钱在支撑着公司业务的发展。他是Facebook名义上的商业运营部领导,然而西恩观察后发现他并未涉入Facebook的日常工作。马克解释说,厄杜阿多去了纽约,到一家投资银行实习,这立刻让西恩生出了警觉之心。

厄杜阿多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商人,但是硅谷的生活无关商业,它是一场战争。在这儿你所要做的是任何商业课程都没有教过的东西。西恩甚至从未上过大学,他读高中时就创立了Napster。比尔·盖茨也一直没能从哈佛大学毕业。这里所有成功故事没有一个是从课堂上学来的。如果你想真正成功,就必须与自己所奋斗的项目同命运,共呼吸。马克就是这样做的。他是一名天才,能创立Facebook这样的东西,说明他有独一无二的视角。看着他每天凌晨四五点钟还在那儿写程序,西恩一点儿也不怀疑,马克身上具有竞争激烈、极其现代的硅谷所需要的那种东西,正是这种东西缔造了各种伟大的成就。

西恩相信,他们可以把这家小公司变成他心里一直向往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大项目。他也相信,Facebook将带来上十亿美元的回报。不错,他先后创立的两家公司———Napster和网络公司Plaxo———都未能实现他这个梦想。然而,以往创业时学到的那些和经验教训现在终于可以派上更大的用场了。西恩认定,想要创建一流的社交网站,这帮家伙就必须知道真正的社交是什么。马克,以其所独具的极客式的笨拙,将成为整个城市的话题和赞美的对象。宴会、高级餐厅、美貌女孩———西恩将把这些都展示给他,他将成为这个城市的明星。

由于肯尼迪机场下大雨,飞机晚点了。厄杜阿多估计自己要晚上10点以后才能到达圣弗朗西斯科。马克跟他说大家要一块儿去参加一个派对,是西恩设法让他们获得了邀请。那肯定很有趣,而且也是邂逅投资者———比如一些风险投资家———的大好机会,甚至还可以见到一些网络权贵。

厄杜阿多听马克说,西恩·帕克已经带着Facebook的小伙子们去过很多类似的场合。自从他们搬到加利福尼亚,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他们已经打进了斯坦福夏季社交圈和圣弗朗西斯科高科技精英圈,甚至还到洛杉矶进行过几次短途旅行,为的是见好莱坞一些大人物。厄杜阿多不想显得小气,但每次听说同伴们又见了某位名流,又参加了某个派对或者晚宴,而他却错过了,就会感觉更加焦虑。他到纽约实习的第一天就炒了老板鱿鱼,并在为Facebook招揽广告客户方面取得很大进展,对他所做的这些工作,马克似乎并未表现出多少兴奋和激动。 阅读全文 »

标签:
阅读:33,853 次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京ICP备06065162